你不能公平升官

浏览量:845 时间:2020-06-17阅读:592点赞:156

台湾现在是完全自由开放的社会,只要不违法,大家可以随心所欲做想做的事。不过在国民党戒严统治时期,很多现在看来理所当然的事,当时统统都不准做。例如现在的公务员想从荐任官晋升为简任官,都要通过简任训,并击败众多竞争者,才能顺利佔缺升等。不过曾经有段期间,政府会针对特殊条件者举办甲等特考,让应考人直接具备简任官资格,阻断公平升官的机会。

不满被拿来与驻美代表处政治组长赵怡翔相提并论,前总统马英九日前不甘示弱地反驳,自己当年回国后以机要人员的身分担任总统府第一局副局长,随后就考取甲等特考行政组第一名,「与口译哥不同」。意外让甲等特考这个已实际消失30年的特殊制度成为热门话题。

你不能公平升官

公务员分为14职等,1至5职等为最基层的委任官,6至9职等为中阶的荐任官,10至14职等为高阶的简任官。高考及格者以6职等起叙,若想晋升到简任官,必须升上9职等并任满3年后,才有资格接受简任训;最后还要空出简任职缺,且能在众多竞争者脱颖而出,方能挤身简任官。一般高考及格的公务员,若能用15年升上简任官,已是相当优异兼幸运;多的是在退休前,仍在9职等「久久的等」,要是在职缺少、职等低的地方政府,终身7职等的公务员也多有人在。

而在戒严期间的1968年,政府为了鼓励高学历人才,也想进一步掌控高阶文官体系,首开甲等特考;让具有硕、博士学历者,或教授、副教授资格者,不必参与国家考试,只要审查个人着作,再经口试,就能直接获得简任官资格。

你不能公平升官

1980年起,为了帮届满的民选县、市长安排出路,新增任职满6年以上的县、市长具甲等特考的应考资格。1983年再放宽条件,曾任公营事业董事长、总经理3年以上,或任公营事业副总经理、协理6年以上,均可参与甲等特考。1985年更放宽为,只要在国、外的公、民营事业担任专攻学科相关工作4年以上,就具应考资格。

由于用人机关可以依其需要申请开设考科,往往让甲等特考成为不具资格的现职人员(俗称黑官),迅速取得正式公务员资格的漂白途径。因此,每当政府爆出有大批高阶文官不具任用资格后,就会举办甲等特考为其解套。例如1977年3月放榜的甲等特考,就是行政院清查台湾省政府有多位高官不具任用资格后而办;时任省政府新闻处长的赵守博,也是录取者之一。

你不能公平升官

监察院1988年调查,中央政府共有207名简任官未具任用资格;当年度随即举办第10次甲等特考,录取的95人多为现任高官。不过这次甲等特考已引发社会高度批判,而成为史上最后一次。

总计政府在1968年至1988年这20年间,共举办10次甲等特考,录取503人。

甲等特考的废除,来自王作荣的全力反对。王作荣在1984年担任考试委员后,就力主废止甲等特考,但遭到考试院长孔德成反对,也未获多数委员支持。

此时,1986年度的特考及格者、教育部体育司长张至满遭质疑论文抄袭。经教育部调查后发现,张至满翻译外文着作成为个人作品,拿来升等教授,并取得甲等特考资格;教育部、考选部事后火速撤销其教授及任用资格,成为甲等特考遭取消资格的首例。

王作荣就在张至满事件火热的1990年9月转任考选部长,甫上任就宣示终结甲等特考。不过包括国科会、原能会、研考会马上提出用人需求,希望举办甲等特考录用67人;考选部与人事行政局为此激辩多时,最后考试院在1992年4月30日的院会动用表决,以10比2的绝对优势,通过在1993年复办甲等特考。

你不能公平升官

代表国民党主流派的集思会在李登辉总统授意下,与民进党站在同一阵线,全面支持王作荣。立法院法制委员会更在6月2日决议,暂缓办理1993年度的甲等特考。获得李登辉与朝野立委力挺的王作荣,索性不编1993年度的甲等特考预算,让甲等特考胎死腹中。

时任立委的陈水扁更在1992、93年接连踢爆,1986年甲等特考及格的李庆中,因时任教育部长的父亲李焕施压,使其以不合格的论文通过审查,得以通过甲等特考取得简任官资格;方从经济部科技顾问室主任转任环保署副署长。李庆中虽否认到底,但也主动请辞,避免遭到解职。

陈水扁也质疑,1988年甲等特考及格的李庆珠,抄袭政治大学公共行政研究所陈聪宪的硕士论文,在青辅会研究员任内通过甲等特考。考试院审查后,认定李庆珠以「不当方法」使考试发生不正确结果,撤销其甲等特考资格。

接连的权贵舞弊案,让立法院1995年12月底通过修法,正式废除甲等特考;拥有博士、硕士学历的考生,则可分别参与高考一、二级,以9、7职等起叙,不再及格就是简任官。

坚持废除甲等特考的王作荣就曾多次强调,历次甲考没有几次是不舞弊的,但都难以举证。且许多奇怪的科目都是为了特定人选而设立,例如曾经有位经济部长要提拔某教授,特设经济行政人员海域资源法制组;该教授考取简任官资格后,就担任其他部门的司长,而非从事海域资源业务。

在甲等特考消失20余年后的马英九执政时期,行政院与司法院曾在考试院反对下,提案修正「司法人员人事条例」,拟开放不具任用资格的学者、研究员,以审查着作、口试方式取得遴选资格后转任法官;随遭民进党立委砲轰是甲等特考复活而不了了之。国民党立委吴育昇亦曾以高考一级的缺额太少,且仅能以9职等起叙,在立法院倡议恢复甲等特考,但也没有下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