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窃的炭疽桿菌与雪场寻熊──东野圭吾《疾风迴旋曲》的精采与不

浏览量:673 时间:2020-07-01阅读:894点赞:376

失窃的炭疽桿菌与雪场寻熊──东野圭吾《疾风迴旋曲》的精采与不

1958 年出生于大阪,并于大阪府立大学电气工学科毕业的东野圭吾,是日本当代着名的推理小说家。不论是在日本,或是在台湾,都拥有广大的粉丝。东野圭吾的小说不仅能保持在一定的水準之上,更令人讚叹的是他的量产程度,几乎无人能出其右。很多读者从他的《嫌疑犯 X 的献身》开始迷上他的小说,其笔下的汤川学副教授,将物理学知识活用在看似难解的案子上,甚至是解决生活上的问题,着实让人爱不释手。此外,东野圭吾更创造了加贺恭一郎刑警,该系列令人想起着名推理作家松本清张的作品,因为那股关怀社会写实的风格,实在令人怀念与激赏。怀念的是总算有人延续松本清张的社会性推理,激赏的是东野圭吾的写作风格弹性如斯,不仅能写本格推理,也能跨足社会写实。因此让读者期待着他的每部作品。

碍于时间有限,虽然无法阅读所有坊间上架的东野圭吾作品,但只要抽得出时间放鬆心情阅读小说,仍会选择他的作品。近日阅读了他的《疾风迴旋曲》,让我惊艳。因为它完全不同于上述传统的推理小说内容,不再是由一个推理出众的主角,很聪明的抽丝剥茧破案。相反地,是由一群一般工作的普通人,在一个事件里,紧张刺激的找出危险的生化武器。整部小说的过程宛如美国动作电影那般的紧张刺激,扣人心弦。为充分了解这部小说的出色之处,以下先简述小说剧情的主要角色、关係以及剧情特色,最后再说明笔者的看法和建议。

《疾风迴旋曲》最关键的事件来自泰鹏大学医科学研究所,几个主要角色包括生物系主任兼医科学研究所所长东乡雅臣,资深研究员、也就是东乡所长的下属粟林和幸,以及另一名研究员葛原。葛原因为在製造炭疽桿菌 K-55 一事上跟东乡所长不睦,后来被东乡所长开除,于是怀恨在心,找寻时机,回研究所窃取生化武器炭疽桿菌 K-55,将之置于某滑雪场深处,以泰迪熊布偶为讯号发射器的载物与标记。他拍下三张照片威胁恐吓东乡所长,要所长交出三亿日圆。葛原已经被开除,门禁卡早已失效,帮助他重回研究所盗取生化武器的,是研究所的助理研究员折口真奈美。她的人生哲学是大智若愚,不论在校或职场,总是表现得很笨,让人对她失去戒心,内心里却机关算尽。

整个故事由这四个人开始:折口真奈美协助葛原盗取生化武器,葛原威胁东乡所长,东乡所长与发现生化武器失窃的粟林讨论如何找回生化武器炭疽桿菌 K-55。可惜却在这时候,窃贼葛原因交通意外身亡。失去主嫌,仍要找回失物,是这本小说不同于其他推理小说之处;更令人讚许的是,东野圭吾留了伏笔,折口真奈美也想抢生化武器赚取暴利,于是形成了有人拚命寻找,有人从中阻挠的精彩画面。

身亡的窃贼葛原最后只留下三张滑雪场拍摄的照片,照片背景只有山毛榉树、雪、泰迪熊、山陵线和有探测生化武器藏身处的测向仪。线索不多,最急需破解的是:藏匿生化武器的滑雪场是哪一座?东乡所长要求下属粟林必须想尽办法找出那座滑雪场。平凡的上班族粟林临危受命,而且不能报警,只好向他热爱滑雪的高中生儿子秀人请求协助。秀人与朋友找出滑雪场,请求滑雪场巡逻队员协寻泰迪熊,同时折口真奈美也要求生意失败、背负债务的弟弟折口荣治,帮她抢回「失物」。

如此一路牵扯,越来越多角色被捲入,交织出惊心动魄的寻物行动,更有许多很少出现在东方小说里的雪地场景。《疾风迴旋曲》的铺陈方式以及场景画面,非常类似丹‧布朗(Dan Brown)的《达文西密码》、《天使与魔鬼》等作品。可惜的是,只有动作场景、悬疑感很像,在抽丝剥茧的推理、破解谜团部分,就稍嫌薄弱。笔者认为,失窃的生化武器可以视为被绑架的人,窃取的则可视为绑匪。绑匪死亡,仅留下三张照片、一只泰迪熊和一个测向仪,这三个有限的线索可以发挥成解谜的关键,而谜题可以用公车或电车时刻表表示,或照片上的时间和光影。如果可以尝试画个示意图在小说里,类似像着名推理小说家土屋隆夫的千草检察官系列,如《影子的告发》、《红的组曲》等,读者应该更能理解。如果《疾风迴旋曲》里所有普通上班人士,用仅有的智慧急中生智地思考、集思广益地推理解谜,过程将大大提升小说的精采度,成为不输给《达文西密码》的推理动作悬疑小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