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7.5%与20%的迷思

浏览量:217 时间:2020-08-07阅读:366点赞:351

<> 产业创新条例的争议,从过年前一直延烧到现在,行政院已宣示将在下次立法院审议时,删除产创条例第30条所给予「全球国际级跨国企业」在中华民国境内设立营运总部的低税率优惠。此消息一经传出,立即便遭到相关企业负责人的激烈反弹,其中以宏碁董事长王振堂的言论最具代表性。王董事长一方面强调吸引「龙头」企业来台设立营运总部的重要性,另一方面则坚持营所税税率降至15%的「魔术」效力,甚至「威胁」考虑将宏碁总部搬离台湾。王董事长一连串的媒体发言与动作,诚然对行政院造成莫大的压力。回顾行政院产创条例的订定过程,让我们再一次看到了政府决策反覆犹豫的无能表现。

我国的营所税税率原来是25%,从99年度开始才调降为20%。这其实是赋改会为因应促产条例98年底落日所提出整套改革方案之一部分,其他内容尚包括取消除研发、人培、物流中心与营运总部等四项以外之租税优惠,以及搭配综所税的改革,提高标準、薪资、教育、残障等扣除额,并调降最低三级距之税率各一个百分点。赋改会的改革原则是在维持政府税收不变的情况下,以取消减免扩大税基后所增加的税收,来调降营所税的税率。若促产的租税优惠项目废除的越多,营所税税率的降幅就能越大。经过估算,如果前述研发等四项租税优惠也能取消的话,则营所税税率就能降至17.5%。换言之,即使在20%的税率下,那些得以继续享受四项减免税的企业,其实际的平均税率一定远比17.5%还低。然而,由于我国企业对租税优惠依赖甚深,一下子全数废除引起的反弹必大,政治成本过高,因此行政院乃决定採行较为折衷的做法,保留四项「功能性」的减免税,而营所税税率则只降至20%。

综观世界各国的租税改革趋势,大都以「降低税率、扩大税基」为基本原则,就此而言,行政院的改革做法与方向,尚符合国际思潮,值得肯定。根据财政部的资料分析,全国近80万家的申报营所税企业中,享受促产条例租税减免的只占2.2%,其中又以电子零组件业、电脑通信及视听电子产品业、石油及煤製品业等所享受的减免税金额最高。这些产业实际的有效税率皆偏低,例如电子零组件业的有效税率仅有5%。这种高度集中于少数厂商与特定产业的租税减免制度,不但扭曲了资源的使用效率,更造成租税负担的严重不公。这次产创条例能够一举把产业别与地区别的租税优惠全部取消,只留下功能别的减免税,不啻是一项税改上难得的突破,而营运总部的租税减免即係因此才被保留下来。政府在做税改时的这项用心,似乎有必要让企业界有更正确与充分的了解。

其实,政府之所以给予营运总部租税减免乃是基于其所发挥的全球统筹管理「功能」,不该因企业种类、规模大小,甚或国外或国内公司而有别。平心而论,产创条例第29条对于营运总部真正从事运筹功能所取得的三类所得所给予的免税,已足以达到鼓励企业进行全球布局的目的与效果。今若只因其为「全球国际级跨国企业」,就另给予与营运总部功能无关之其余所得营所税15%的低税率优惠,实不符合这次税改所宣示功能性奖励的宗旨与精神。宏碁王董事长以企业立场的发言,我们可以理解,但个别企业利益者的意见,可能与社会整体利益有所冲突,此时,政府应该秉持冷静的态度,在与企业界充分沟通之后,以政策专业的考量为重,权衡轻重利害,坚定地做出正确的抉择。

产创条例争议发展到现在,似乎有益愈激烈的趋势,惟导致这种结果,政府与企业双方都有责任。行政院错在一开始就不应弃守专业,接受党团立委的压力,将第30条纳入,这反映出行政院的决策欠缺中心思想与价值,此毋宁是一个值得重视的警讯。至于企业,则错在未能準确体认政府税改的方向与作为,并过度夸大「龙头」企业的重要性,以致引发社会舆论的反弹。尤有甚者,更把企业的竞争力与租税减免做唯一挂勾,强调没有租税优惠,企业便难以发展与生存,反而造成社会大众对其要胁政府的不良观感。其实20%的营所税已是世界偏低的税率,企业与其把精力花在要求政府给予更低的税率,还不如将心思用在督促政府做好其他更重要的投资环境与制度的改善。毕竟,当投资环境与制度变好后,营所税税率是15%、17.5%或20%根本就不再是问题了。


〈本文刊载于2010年3月3日工商时报社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