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学】世界上最好的建议,是在他想要的时候再给

浏览量:553 时间:2020-06-12阅读:973点赞:449

最近收到这幺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其实让我回想起自己年轻时候的事。

大概在我24~25岁前后,常自持有想法,好为人师。在网路上,看到一些我觉得很笨的言论,就想要晓以大义一番,当时还真花了不少时间在网路上讨论甚至笔战。至于面对周围同事或朋友,若看他们做出奇怪的决策,我也会想要好好地「建议他们一下」。

但偏偏,每次建议都得到对方一句:「Joe,你不要唱衰我啦!」可是,我觉得自己并不是看衰啊,而是清楚看得到这个状况的终点啊。如果就这幺放任朋友走下去,他的人生如果因此遭难,这怎幺可以呢?于是我就会激动地找很多证据来「证明」别人想的是错的。但慢慢我发现,这样的证明与坚持,其实没有带给谁任何好下场。因为鲜少有人是听了我的观点而感动甚至拜服,反而多是引来对方的不悦。

当然,如果有帮上忙,就算引起对方不悦、背负骂名,我倒也无所谓。但事实上,我的坚持往往让状况变差。这是因为会能理解我想讲什幺的人,一开始恐怕就不会做那样的选择;至于无法理解的人,我那些自以为是的建议,大多让他们觉得被唱衰,所以当结果显示确实不好时,他们更会埋怨:「都是你乌鸦嘴才会这样!」而且人其实是这样的:越被否定、越要捍卫、甚至死命坚持到底,明明结果显然如我预言,但对方反而更坚持要走到最后。结果我的干涉,最后更是助长了问题的发生。

况且,在多年之后回首,我才发现我的这些表达,背后未必只有好心,更多是「年轻气盛」以及「我比你看得更远」的贡高我慢。那些努力只是在维护自己的自尊,接连着间接伤害别人自尊。现在看起来,别人会反弹并讨厌我,实在不意外。

很显然的,自以为是的帮助,通常不会让事情变好,反而平白惹人厌。

理解了这道理之后,我就很少主动讲什幺。就算我看了别人做出明显会很糟糕的选择,除非是很好的朋友,我才会稍微点一下。但对方若有反弹,我会赶紧打住、岔开话题;至于关係疏远的,除非他是认真来请教,或是付钱请我给建议,不然我都尽量废话不多说。以前人说交浅不言深,这我也亲身实践了。

有人可能会问,疏远的人,可以冷眼旁观,可是身边关係很好的那群人呢?该怎样给建议?我想提一提两年前很红的书:《被讨厌的勇气》。在这本书里头,有一个概念非常精鍊,叫做课题分离,也是我自己花了不少人生时间才体悟出的道理。

所谓课题分离,指的是「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人生课题,而我们无法代替他人的成长。」就像我写了许多文章在大人学的网站上,看的人多,看懂者少,实践者几稀,甚至常有读者要跌过一次跤,才会回头来说:「欸Joe,之前我看你的文章说不该在心情慌乱的情况下去告白。但我不信邪还是跑去做,结果真的碰到你说的结果,我才发现你是对的!」

换言之,每个人的成长,都有他必须踩的坑,旁人难以替代。你若告诉他要注意、别踩空,他可能会避过这一次,但说不準下一次还是会掉下去。就像儿时,我们都曾背过至理名言。其实读起来都没看懂,但一定年纪后回头再看,况味就大不相同。虽然写的还是相同道理,但有了阅历的铺垫后,共鸣才缓缓涌现。

如果对方是好朋友、是亲密伴侣、是小孩晚辈,你可以做的、也该做的,是在过程中待在身边守护他。守护是什幺意思呢?这意思是说,事前适度分享但不过度干涉,决策尊重对方。但行进的过程中,一旦他碰壁了并开口向你求救,例如他说:「欸Joe,我有这样这样的一个困难,你能帮我吗?」那时候你的劝谏,以及劝谏下的用心和感情,他才听得下去。可是在此之前,我会希望你绑一下手,封一下口,别因为这些建议让关係弄巧成拙。

我理解,我们每个人都会希望能帮助身边重要的人避开陷阱,能有平稳顺利的人生。所以那些自己曾踩过的坑、碰过的伤,都希望预先帮他们避开。但我得说,一个毫无经历的人生其实是无趣的。

如果一个人真的从来没有挫折过、没有失恋过、没有失业过、没有质疑人生过、没有犹豫过人活着的意义与价值,也就没有成长突破后的成就感。所以我们如果只是因为碰过、走过、看过,就不让别人看,剥夺了他成长的机会,那其实也是另一种形式的自私。而且,更有可能你的关怀,无法被对方接收,而只是让状况适得其反──让对方更坚持在错误的道路上,并搞坏你们的人际关係。

所以呢,不管在友情、亲情、或爱情中,最美好的人生关係,是参与对方的成长;而最黑暗的人生关係,则可能是试图控制对方,剥夺对方的选择。谁也没有办法替代谁过日子,那不如就让他的磨练,活成他自己的养分,转化成他生命的根基;而你,则永远是那个最睿智、最温暖的守护者。

相关文章